嵊州债权债务纠纷律师
法律咨询热线

13857503864

您当前位置: 首页 律师文集 债务案例

中国法院受理与否成“太子奶”破产重组关键

2018年6月19日  嵊州债权债务纠纷律师   http://www.qawdnk.com/
“太子奶”又走到了一个关口。
    这边创始人李途纯被警方刑事拘留,藏在背后的故事尚未水落石出;那边又传出株洲太子奶公司股东已经通过决议,将委任律师对株洲太子奶公司进行破产重组,香港保华顾问有限公司准备向湖南省株洲市人民法院提起破产重组申请的消息。
    在花旗银行(中国)公司向开曼群岛大法院申请中国太子奶食品有限公司清盘,并得到开曼群岛大法院认可后,开曼群岛大法院委托香港保华顾问担任“太子奶”的临时清算方。
    前段时间关于“太子奶”托管方株洲高科奶业经营有限公司账户被封、“太子奶”全线停产,以及最初的太子奶集团被判破产的种种事实和传闻,“太子奶"一时间前途未卜。
    6月17日,北京中咨律师事务所律师韩传华向《法治周末》记者证实,保华顾问已经委托他向株洲法院提起对株洲太子奶的破产重组申请,目前还在准备材料阶段。
    “株洲太子奶的破产重组是保华顾问对太子奶集团进行清算的第一步。”韩传华说。
    也就在6月17日,高科奶业总经理助理王琳同样信心满满地告诉《法治周末》记者,“株洲太子奶生产经营照旧”,甚至因为“经销商在排队提货,株洲太子奶的员工连端午节都在加班”。
    但无论如何,此前我国并未有跨境破产的先例。湖南省株洲市人民法院会不会受理“太子奶”的破产重组申请,以及一旦受理,破产重组的工作将如何开展,都是从未遇到过的问题。
    破产重组可绕开高科奶业
    作为太子奶集团的租赁经营方,“太子奶”的实际经营权早在1年前就已经完全移交高科奶业。高科奶业每年需向“太子奶”方面缴纳租金,而所得的利润则用于偿还“太子奶”之前所欠的债务。
    “1年多来,我们已经帮太子奶集团还了很多债务,并且稳定了经销商队伍,稳定了员工情绪。”6月17日,王琳对《法治周末》记者说。
    虽前段时间不时有媒体曝出“太子奶”各地分公司员工情绪不稳的消息,湖北太子奶生物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两百余名员工甚至因担心公司倒闭,自身的相关利益受损,将长江大桥堵了两个多小时,一时造成交通堵塞。但王琳说当下株洲太子奶员工的情绪都很稳定,不过“北京太子奶的员工仍在放假”,目前全国的生产基地中“只有株洲太子奶在维持运营”。
    谈及坊间传出的“太子奶”濒临全面停产的消息,王琳说并非如此,“我们这段时间非常忙,过段时间我们甚至可以邀请媒体记者来看看实际情况”。
    但王琳口中的“株洲太子奶加班加点生产”的情况并未阻挡株洲太子奶被申请破产重组的步伐,近日,保华顾问向媒体放出了“太子奶”破产重组的消息。
    王琳说,虽然此前保华顾问曾多次与高科奶业洽谈“太子奶”破产重组的事情,但“双方并未坐下来谈这件事情,高科奶业当前未参与到破产重组的工作中”。

[1] [2] [3] 下一页